首页 > 财经 >

VIPKID米雯娟:人人上网课的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堂?封面

2020-09-15 17:32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从南三环的杨桥,到通州、首师大、北大…回忆起这些曾经无限往返的授课点,米雯娟记忆犹新。

刚漂到北京的时候,为了搭建英语教学的平台,米雯娟每天开车接送每一位老师和学生,那时的她没有想过,若干年后,自己梦想中的一切居然变成现实。

如今,近百万的学员与超过10万名北美教师通过屏幕就可以连接在一起,和世界交流的窗口被打开了。

米雯娟自2013年创立的VIPKID不仅是线上教育领域的破冰者,也已成为炙手可热的独角兽企业,在近期公布的2020年中国新经济独角兽榜单中,VIPKID以40+亿美元估值入选榜单。

而米雯娟作为80后也进入了《财富》杂志2020年度“全球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

日前,米雯娟接受凤凰网财经《封面》栏目独家专访时慨叹,“我一直有一个很朴素而简单的想法,看到更大的世界、实现更大的梦想”。

技术在变化,人们的认知在变化,需求在变化,在米雯娟看来,这些变化迫使自己有了重构产品的愿望,“当你没有局限的时候,反倒可以破界做出创新,而真正的创新就是找到更好的方法、满足用户的需求”。

疫情引发了在线教育的风口,米雯娟坦言,在线教育企业的路才刚刚开始,“当人人上网课的时候,更重要的是人人都能上好的网课”。

曾疯狂烧钱的VIPKID已经接近盈利,现在“赚钱是分分钟的事”,2019年定下的“每天只赚一块钱的目标”即将实现。谈起企业经营理念,米雯娟认为最重要的是“用户需求”,“而不是天天盯着营收的目标,因为我们的确已经站在了一个大几十亿的收入规模和用户规模之上。”

米雯娟:VIPKID是一个有大几千人的团队的公司,现在我们有超过十万名的外教老师。近百万的小朋友,主要来自于中国,他们在这样的世界课堂上,每天通过音视频的方式和老师互动、上课。

米雯娟: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2013年的时候去找一个学生、找一个老师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家长们觉得,小朋友这么小,怎么可能在线学习?老师们也觉得,难以想象通过一个屏幕,就可以去教课、去互动。

到了2014-2016年,我们才逐渐有第1000个小朋友,100个老师,到今天的十万、百万,这样的一个发展,是超出了我们所有联合创始人的预期的,我们很幸运。

米雯娟:很简单,首先我在过去前的十五年也都一直在教小朋友英文,每次与家长打交道,他们问我最多的问题就是“我学英文要找好的外教去哪儿找?能不能找一个外教每天到家里来?”

我的想法也很朴素,当家长或者孩子有这样一个需求的时候,能不能满足这个需求?提供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还有一个数据非常清晰的体现了当时的市场情况,在中国一共只有2.7万名经过正规的备案的合格资质的外教老师。而这些外教不仅在服务5万+的线下的英语培训机构,也在服务很多的学校。

我自己早年学英语的时候,就希望能够看到更大的世界,更大的一个梦想。后来当老师也一直想,要不停地学习和成长,不仅在语言能力上,更多的是在专业技能、商业能力上。我会不停地去想,家长们学英语找外教的需求,一定有更好的方法去满足。

所以当需求非常旺盛,供给远远不足的情况下,我就想到线上的方法并且尝试了一下。我在线上教一个青岛的小朋友,自己体验了几次之后,作为一个老师我感觉这个事是挺靠谱的。所以我是基于对家长需求的认知,对老师们的供给的认知,判断这个事可以做。

米雯娟:对,但是每天让一个外教去家里是难的,而在线教学,时间、空间都不受限制,可以非常高效率地实现需求和供给的匹配,既有好的学习效果,又有好的商业模式。那这就是一个可以很好地成长的产品的根基了。

幸运的是,有了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有了视频在线的方式,可以去满足这个需求。

米雯娟:最难的第一步是,解除家长对于孩子线上学习注意力不集中的顾虑。家长会说小朋友看着屏幕上课,上着课跑了怎么办?老师也不可能把孩子抓回来,等于老师对孩子是完全没有任何实际上影响力的。于是我们把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邀请到我们当时的办公地点,让他们现场体验。

其实只能靠吸引,小朋友有一点走神的时候也很正常,关键是老师如何把他的吸引力拽回来。

另外外教老师的有着跟家长一样的担心,在屏幕上能不能与孩子进行有效的互动?我们要做的就是说服一个一个老师,当我们有十个的时候,他就会传播给一百个,到一千个,再后来就变成了我们去筛选老师了。

凤凰网财经:那什么时候你觉得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就是好像不用特别费力,老师也会来,家长也会来?

米雯娟:完成了两年的探索之后,2016、2017年吧。一开始的路是非常慢的,从0到1的过程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在这件事上,努力的方向就是老师的筛选和聘用。我们老师平均都有7.5年的教龄,我们有非常严格的面试、考核,线上学习、培训的流程。

比如面试的时候老师要给老师做考官,还会经过背景调查,每个人要几十美金的高成本,但这件事非常重要。因为我非常注重每一个老师是不是是能够符合家长的期待和要求。

老师甚至只有3%-5%的通过率,但我们把优质的供给打开了,并且建立了一个高的标准,这个标准也很难被超越了。

凤凰网财经:资本看好VIPKID的同时,行业中各类玩家开始涌现,传统线下机构也都纷纷布局,VIPKID虽然已经站在赛道最前列,但有没有感受到过威胁?

米雯娟我们其实是在过去的几年打赢了“一对一”大战。市场上现在家长的选择说明了一切。我们应该是家长心目中最好的少儿英语品牌了。

现在家长们人人上网课,尤其最近的这半年,公立学校老师也都在录网课、做直播,可能爷爷、奶奶、全家人都在各种各样的作业微信群里。其实对于每一个教育企业来说,这条路才刚刚开始。

如果大家竞争的时候降低标准,家长会普遍认为网课不靠谱。但如果质量高、老师好,家长会认为上网课是个好事情,省钱省时效果好,那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机会就更大了。

凤凰网财经:疫情中其实很多机构已经维持不下去了,尤其是小型的线下机构,有些已经卷钱跑路了,您怎么去看待这样的现象呢?

米雯娟:我们国家也在颁布更多的对于校外教育机构行业规范和标准。不管是从教师资质,到运营的具体的要求,目标都是最大化地保障家长的利益,让品质都更好,这个对于行业一定是一件好的事情。

当然这对于标准不高的机构一定是很大的压力,如果他们能够改变,才能对这个行业产生一个好的推动。

米雯娟:不叫压力吧,我觉得更多的是家长对我们的期待。学生的学费,也是中产的家庭都可以负担得起的,比如一节课150块钱左右,一个小朋友一年差不多一万多。

米雯娟:不能说不追求规模或者营收压力,但是我们的确已经站在了一个大几十亿的收入规模和用户规模上,所以这时候我们更重要的事情是怎么样去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我们一定是奔着用户价值的,而不是天天盯着这个营收的目标。

做好了之后(盈利)自然就会有了。而且我们的营收一直都超过投资人的目标预期的。

米雯娟:我们的确投入了很多到技术、各种教育产品的建立,但现在可以说已经非常接近赚钱了。

我们去年定了一个每节课赚一块钱的目标,这个目标已经马上就要实现了,其实赚钱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核心的逻辑是,我的产品能够定价到什么程度,用户愿不愿意为了这个价格而买单。

是不是把更多的钱花在了用户真正关注的产品,而不是营收或者获客上,其实VIPKID的获客率是全行业最高的。

我很能理解为什么你会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整个的行业都在花钱去获客,甚至有花好几十亿的。但是对于VIPKID来讲,我们确实在获客投入上是很少。

凤凰网财经:这次的疫情,让线上教育好像成为了一种刚需。这会不会让你们每节课赚一块钱目标尽早实现?

凤凰网财经:一路走来,其实起点是教育,成功也是因为教育,女性的身份对你整个的职业生涯是什么样的作用?

米雯娟:我觉得是一个特别有优势的地方,像英语老师大部分老师都是女老师,所以能让我跟她们有共同的感同身受、同理心。然后妈妈们也都是女性,所以更能够了解她们的想法。

我觉得女性创业者都是很坚韧的,都是非常地使命驱动,因为都想去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所以我觉得女性身份是一个巨大的加分。

米雯娟:做一个真正喜欢的、能够创造价值的事情,是一个人最开心的时候。在传统的模式下做新的变革难上加难,所以我想说那就从头开始,没有资源的依赖,反倒可能更容易摸索出一个新的方式来。

我是一个老师,我又是一个学生,我小的时候找不到的学习资源,我希望帮孩子们去找到的这样的一个学习的模式和产品,这个实现了,是一个无比幸福的过程。

我其实也很难想象透过一个屏幕,可以跟一个陌生人建立这么一个相对亲密的关系。

举个例子,比如这次疫情的时候2月份我们就有很多老师,从美国、加拿大寄很多口罩过来,把当地的口罩都买光了,寄给他们的孩子们。老师们拍了很多短视频,说Stay strong China(中国坚强),Stay strong Wuhan(武汉坚强),鼓励孩子们。后来到3月份我们的孩子们就买了很多口罩,让家长们寄给老师,希望帮助他们度过困难的时刻。

还有很多老师们会说梦想就是来中国看一看。然后攒钱买机票,办护照、办签证,说想带着全家人到我们的总部去看一看。

你可以想象老师、小孩们在生活中真的见面了,拥抱了,那一刻是非常感人的,我想是他们自己都一直都很难忘的。

米雯娟:我觉得更多的是一个组织是不是能够具备一个目标一致、原则统一共同的信念吧,每当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受到挑战或者质疑的时候,我觉得这是我特别难的时候。

凤凰网财经:听您讲了整个VIPKID这一套模式,似乎诚信在这里面是一个非常核心的,您是靠什么争取的信任呢?

米雯娟:信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老师、家长要信任得过平台,我们才能够共同地去做一件事情。对内来讲VIPKID的团队,是非常得爱孩子和懂教育的团队。我们的特点是使命必达,对待家长、学生和老师的每个环节、每个触点上,真正地提供好的服务。

当然还有一个赢得信任的根基是我们都赶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移动互联网让孩子们愿意在线学习,同时家长有非常国际化的视野,愿意让孩子拥有这样的世界大课堂去学习和成长。

米雯娟:过去家长焦虑的是应试,但现在可能更关心是孩子的素质和能力的培养。教育产业化其实可以更好地帮家长去解决这个问题,让家长变得没那么焦虑。

凤凰网财经:内地热播的一个电视剧,叫《三十而已》,里面的女主人公为了给孩子找一个好的学习机会,一定要去挤进所谓的贵妇圈,你怎么看这个情况?

当然我很能理解家长的心情,其实家长们在孩子的学习成长这个事情上也很需要有帮助和指导,所以我想,教育产业的从业者们也应该有一种责任,去帮家长更好去解决教育问题。

第二,它也需要是普惠的,有没有可能一两千,甚至是免费的,让乡村的小朋友也能够无门槛地去使用。

第三,我觉得应该是个性化的,能够基于孩子的特点,给到最适合的内容,但这一步在今天的互联网教育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在未来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创造。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