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体坛2个月经历8次猝死惊吓中国选手相对安全

2020-10-27 11:10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他们是身体强壮的运动员,他们是英姿飒爽的体育健将。但“猝死”这个可怕的恶魔,却也会找上他们。

近日,不满27岁的挪威游泳世界冠军亚历山大·戴尔·奥恩猝死,这已经是短短两个月内第7位突然离世的运动员。欧洲足球五大联赛正在收官,欧洲杯和奥运会开幕在即,赛场外的悲剧却为热闹的体坛蒙上阴影。

针对这一话题,记者昨天专访了北京体育大学人体运动科学系副教授陆一帆。他表示,其实运动员对某些疾病的抵抗力甚至要比普通人还弱,让运动员在长期超负荷训练的情况下保证身体健康,这一直是运动医学界的课题。

在北京时间昨天进行的一场英超比赛中,博尔顿队做客白鹿巷球场,结果以1比4不敌主场作战的热刺。但博尔顿的球迷却并不难过,一位穿着厚外套的黑人小伙子的出现,足以让大家忽略比赛的胜负,他就是姆安巴。

3月17日,同样是在白鹿巷球场进行的一场足总杯比赛中,代表博尔顿出场的姆安巴在毫无拼抢的状况下突发心脏病晕厥,送院途中他的心跳一度停止。当时,医生甚至担心姆安巴脑部受损,认为他存活的概率仅有25%。

幸运的是,姆安巴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后苏醒过来。昨天的比赛开始前7分钟,姆安巴在现场球迷的欢呼声中走进球场。虽然医生还不能保证姆安巴可以重返赛场,但能够战胜死神,他已经是一位英雄。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样幸运。

3月下旬,印度地区足球联赛球员文卡特倒在了赛场上。事发突然,再加上当地的医疗设施和急救机制并不完善,他没能逃脱死神的魔爪。

随后,意大利前男排国手博沃伦塔、美国斯坦福大学女排新秀沃帕特、委内瑞拉女排国手卡拉巴里、意大利足球运动员莫罗斯尼、阿根廷自行车选手朱利安尼,这些年轻鲜活的生命都突然画上了休止符。包括意大利、英国等国家在内的体育管理部门纷纷出台政策,强制运动员进行心脏检查,但悲剧还在继续。

日前,挪威游泳名将、伦敦奥运会男子100米蛙泳冠军热门人选奥恩在训练结束后像往常一样进入浴室,却久久没出来,等队友们闯进浴室却为时已晚。消息传来,北岛康介、孙杨等名将都表达了悲痛之情。

北京体育大学人体运动科学系副教授陆一帆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外的体育运动商业化和职业化程度较高,这恰恰成为导致外国运动员猝死频发的一大原因。

陆老师表示,即使运动员存在一些疾患,但只要监控和治疗到位,在得到医生的首肯后依然可以正常参加训练和比赛。“游泳奥运冠军罗雪娟当年也有类似的问题,但是我们保障到位,所以她依然可以比赛,还拿到了好成绩。”陆老师说。

由于国外体育产业比较发达,职业化程度较高,没有对运动员长期、系统负责的相关政策,运动员往往要自己打理一切。

“像引起猝死的一些疾患,平常的一两次常规体检是检查不出来的。”陆老师介绍,国外运动员采取的是阶段性体检和监控。

我国运动员处于举国体制下,一切都有国家负责,各个国家队对运动员的身体状况采取的是实时监控。此外,我国高水平运动队的医疗监督体制较为完善,因此我国运动员的猝死概率要低于国外运动员。

按照常人的理解,站在赛场上的运动员代表着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他们的身体素质应该比常人好得多。像“猝死”这样可怕的字眼,怎么会和运动员联系在一起?

昨天,当记者把问题提给陆一帆老师时,他首先表示,其实,运动员猝死的概率并没有高于常人,只是由于他们受到的关注度比较高,才会让人感觉运动员“频繁”猝死在赛场内外。

“据文献显示,正常成年人发生运动猝死的概率仅为千分之零点三,这一概率并不高。运动员的猝死概率还略低于常人。”陆老师说。

不过,陆老师同时纠正了记者的想法。“身体机能并不能与疾病发作的概率简单地画等号。”陆老师说,正是由于运动员身强体壮,所以可能掩盖一些细微的病征,导致他们在某些疾病面前抵抗力甚至还低于一般人。

以上提到的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姆安巴,以及不幸离世的7位运动员中,共有3位足球运动员和3位排球运动员。足球和排球都有运动量大、对抗性强等特点,不过,陆老师认为,运动员猝死和项目本身的高对抗性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

“要说对抗性,拳击等项目的对抗性更高。”陆老师说。足球运动职业化程度高,参与人数多,受关注程度高,所以一旦发生事故,就会给人留下“足球比赛总出事”的印象。而且,足球赛事越来越密集,也让运动员越来越疲劳。

此外,陆老师表示,相比之下,篮球和排球项目的运动员猝死风险要更大一些。“其实这也跟运动本身无关,而是因为篮球和排球运动员在选才时往往要挑选身高较高的人,他们本身的猝死风险就要大些。”陆老师说。

陆老师身兼国家游泳队科研组负责人一职,因此对国内运动员尤其是游泳选手的健康状况极为关注。

据陆老师介绍,奥恩并不是第一名猝死的游泳运动员,早在几年前,就曾有一名日本游泳运动员在高原训练时死于心源性猝死。

由于高原环境缺氧,运动员在高原训练会大大提升血红细胞的携氧能力,提高心肺功能,对提升成绩有很大帮助。因此,国内外都有很多运动员前往高原训练。

而且,奥恩也是在美国亚利桑那州2000米的高海拔地区训练后,发生的猝死。“高原训练的强度比较大,这有可能是导致奥恩猝死的原因之一。”陆老师说,“不过,奥恩的死因还要等所有检查结束之后才能下结论。”

据“名片”介绍,1979年国际心脏病学会、美国心脏学会以及1970年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猝死为:急性症状发生后即刻或者在24小时内发生的意外死亡。后世界卫生组织定为发病后6小时内死亡为猝死。目前,大多数学者倾向于将猝死的时间限定在发病1小时内。

不管是运动员还是常人,由于很少能在病发的第一时间得到救助,因此心脏骤停后再次苏醒的几率极低。姆安巴能够转危为安,除了要归功于当时赛场上完备的急救措施和机制外,他也真的很幸运。

北京体育大学运动医学专业博导王安利教授表示,猝死都是由潜在的疾患引发的。其中,心源性猝死一般起因是心动过速和心率失常,相声大师马季、侯耀文的离世,都属于心源性猝死。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