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威尼斯日记]有人欢乐有人愁

2020-10-27 11:10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晚上的星光大道对闭幕礼来说已不重要,如果说明星在开幕礼上风光无限,那闭幕式则是让星光褪去的电影节回复电影本质的一面,让那些为此付出心血的人们得到嘉奖和掌声。没有经验的提名人依然是信心十足地往会场走,有经验的则知道如果至此还没得到任何风声的话一定是榜上无名了,还不如趁大好时光去威尼斯吃一顿游一回,不必西装革履正经八百地端坐在下面听主持人与己无关的意大利语看别人高兴地上台领奖自己心里却像洒了一把盐。所以我想陆川一定是有些难过的,而田壮壮倒不一定有多少高兴。事情往往这样,不太抱期望的得了奖,抱着希望的反而落空。获了奖,有人说这个单元里只有壮壮导演的名声才压得住,我觉得也是。总不能给那个喜形于色的冢本晋也吧,这个从电影节开头呆到结尾的导演得奖当晚表现得特别高兴,当然我太明白这其中也有独立制作人的艰辛,就像陈果一样,他说自己每年的生活来源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靠这些电影节奖金。相比之下,有哥伦比亚公司这个财神爷坐镇的陆川没拿奖就算是作点牺牲吧,人总不能什么都占全了。更何况陆川的才是第一部作品,有的是本钱有的是机会,他应该是最输得起的。李昌东得了电影节大大小小五个奖,算是合了大家的心愿。看过作品的人几乎都一致称好。对于一个作家出身的导演来说,能在这么多影像画面推陈出新的导演里受人瞩目很不容易。我庆幸他获奖头一天约了专访,所以他第二天获了奖一见我还高兴地直打招呼。

这一夜是不平静的,我深夜采访壮壮导演时,少红导演也坐在一旁,但感觉少红导演的兴奋要多一些,忙着给国内朋友发手机信息,而田壮壮仍是一副江湖独行侠的姿态,不太在意这个对他来说有点重要但又实在说不上太重要的奖项。30斤重的玻璃奖座要抱起来还真有点沉,壮壮见我对它那般好奇,爽快地说:“干脆送你得了!”我说我会拿去威尼斯卖掉换个二三十万人民币带回去。壮壮导演采访时累得眼睛都快合上了,第二天一早就得赶飞机离开,我没久留,告辞。打电话安慰陆川,说着说着陆川还是流露出自己的失落,我现身说法告诉他没有过不去的坎,很快这一夜就会过去,还年轻,得学会应付这种事情,以后机会还多呢。或许他信了,挂了电话。愿他睡一夜好觉。


 

资讯标签: